网络文艺之形而上观
 
2017-05-09
 

  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中国网络文艺发展来说,是值得特别铭记的一年,是具有里程碑标志性意义的一年。年初,网络文艺被正式写入中国“十三五”规划纲要,年底,网络文艺作者代表正式出现在了中国第十届文代会上。这标志着在民间在社会上持续火爆多年的中国网络文艺正式得到了政府官方的认可和支持,正式“登堂入室”了。趁此东风,广州市文联举办了“广州市迎接网络文艺的黄金时代”专题研讨会,并在此研讨会成果基础上组织编撰出版《迎接网络文艺的黄金时代》一书。

  面对如今已长成庞然大物的网络文艺,组织编撰工作之繁重,特别是准确把握难度之大,确远超乎编者预期。期间果然颇费周折,反复折腾,经过长达一年时间的艰苦努力,书稿终于得以付梓。真是十月怀胎,艰辛自知。现在回过头来看,作为编者其实更多的是收获的喜悦与欣慰,特别是这一路反复思考打磨的过程,本身也是编者一种难得的学习与成长过程。

  面对至今依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网络文艺,编者如此在网络文艺世界遍游一番,读者一定想知道观感如何。的确,是有一些心得体会和感悟,下面就不揣浅陋和零碎,将此记录于案,权作补充,更希望能见教大方。

  无疑,网络文艺是新生事物,对此,我们首先或许还是应该回到历史,以历史为起点进行探究。包括文艺在内的人类文明信息形式,从口口相传,先后经历了触“纸”、触“电”和触“网”三次根本性、革命性的飞跃,如果仅仅从物理的信息传播层面来看,堪称一次比一次方便快捷,一次比一次丰富精彩,而从精神文化层面来说,问题就远非这么简单了,人们发现,这一次次人类信息传播形式的演进嬗变,在极大地提高发展和丰富人类精神力量的同时,也伴随着对人类某方面精神人格维度的减损甚至毁灭。因此,每一次重大革新和转变,都伴随着不解、困惑甚至抵制。比如,中世纪欧洲纸质印刷术问世后,为保存保护人类最基本的口头表达与记忆能力,某著名神学院有很长一段时期仍坚持口授传统,而坚决拒绝在院内使用任何印刷品。因此,当今天我们欢呼迎接拥抱网络文艺的黄金时代时,也请不要忘了这样一个也许有点残酷的事实:迄今为止,人类文明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精神文化领袖,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依然还是信息口口相传时代的“街头演说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和老子、孔子。甚至,更进一步可以肯定地说,今天互联网时代人的口头表达和交往能力实际上比2000多年前苏格拉底和孔子时代的人要差,也就是说人类最基本的口头表达能力实际上是退化了。我们恐怕再也见不到象苏格拉底、孔子这样令人陶醉的伟大演说家了。

  总之,我们今天面对网络文艺,首要的正确的就是要树立这种宏大的历史哲学观和人类学观,否则就会迷失方向而陷入琐碎的具体问题之争。结构主义创始人瑞士皮亚杰说得好:“历史引向一切,但是以从历史里走出来为条件。”网络文艺不是空穴来风,它不正是从历史里走出来了,从而创造了文艺的新历史?所以,在网络文艺与传统文艺之间,在时代精神与优秀传统之间,在缤纷斑斓的现代美与风华厚重的古典美之间,我们注定有时只有一个选项:非此即彼。如何选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永葆文艺之初心,永葆人性之光华。

  故而,为了真实还原中国网络文艺这段历史,以帮助读者更全面准确地认识网络文艺,编者尽可能通过全方位的立体视角来展示中国网络文艺这一全新的文艺业态。我们希望书中既很好地保留网络文艺发展的历史原生态,同时又能让人明确地感到网络文艺未来发展方向与前景,既充分展示网络文艺强劲的正能量,也不忽视不讳言充斥其中的精神垃圾,既有效提供有关网络文艺各门类形态的实用性知识,也擦亮各专家理论观念碰撞的思想火花。总之,在中国网络文艺蓬勃发展的今天,尚未有此对网络文艺各形态进行全面系统梳理与研究的文章与书籍,本书的编纂出版,无疑在这方面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

  本书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它的出版得到了有关专家、学者、同人的积极配合,对本书的编写和出版给予了大力支持,谨在此表示衷心地感谢!

  网络文艺研究涉及面广,与许多学科存在交叉,且还处于日新月异的不断发展状态中,仍会出现一些新的态势,需要再进一步探讨。因此,本书难免存在不足,希望有识之士批评指正。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