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艺如何构建中国形象?
 
2017-08-15
 

      “网络文艺的发展前景,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从世界的角度看,当代中国文艺实现弯道超车,很可能会从网络小说、网络文艺开始。”在日前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浙江省文联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西湖论坛”上,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陆绍阳说。

  此次论坛以“网络文艺的中国形象”为主题,首先自然让人回想起近两年媒体有关中国网络文学海外走红的报道,但涉及的话题却远不仅止于网络文学,而是还涵盖了网络影视、网络音乐、网络动漫、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等众多形式。在陆绍阳的描述中,网络文艺正行进在四个“加快”当中——“加快了我们走向世界的步伐,加快了它成为支柱型产业的可能性,加快了文艺作品原创的速度,加快了文艺大众化的步伐”。
  据文化部文化市场司行业数据监测点统计,2016年上半年,我国网络文化市场整体营收达1017.2亿元。其中,网络游戏市场营收838.9亿元,占比79.7%;网络音乐市场营收25.4亿元,网络表演(直播)市场营收82.6亿元,网络动漫市场营收70.3亿元。而网络表演(直播)市场更是实现井喷式发展,同比增长达到了209.3%。这么庞大的体量,这么迅猛的发展速度,对文艺生态的冲击显而易见,但在以“网生一代”为主体的青年评论家眼中,“中国性”正越来越鲜明地通过网络展现出它的“世界性”,并且逐渐从“野蛮生长”变成“野花绽放”。特别是经过近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产生了海量的文本,并且逐渐从过去私密情爱的、视野有限的小叙事文本集群,慢慢地蜕变或者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对家国天下的关怀。
  跨文化、跨媒体是讲好中国故事的必由之路
  作为网络文艺的重要品种,我国网络文学在过去20年间快速发展,用户数达到了3.33亿,日更新文字量多达1.5亿。据不完全统计,40家重点网络文学网站驻站作者数超过1760万,作品总量达1454.8万,作品数达到175万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网络文学产值达到了90亿元。
  “网络文学‘走出去’一个最大的特点,不是靠中国特色,而是它一视同仁地打通了接受者的快感通道,它满足的是刚需。”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认为,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主要是通过粉丝渠道的传播,这个人群可能对中国武侠小说有爱好,或者是打游戏、读日本轻小说的亚文化群体,跟主流文化也存在壁垒,但很关键的一点,“这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第一次通过亚文化粉丝渠道传播走进了西方寻常百姓家和他们的日常生活”。
  “所有的经济学都是心理学,所有能打动你的文本和打动你的故事,一定包含着公众心理的诉求。”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蒋胜男觉得,网络的兴起和繁荣,给当代的阅读和写作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对此,与会专家深为认同,认为要给予网络文艺的原生生长尺寸适度的引导和相对宽松的环境,保护网络文艺的持续蓬勃发展。
  “这几年一个比较重要的共识,就是试图在网络文学和通俗文学之间建立起某种联系,或者认为网络文学就是网络时代的通俗文学。某种程度上,网络文学本身就是世界通俗文学的一个经验创新。”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乔焕江说。
  在此次论坛上,跨文化和跨媒体的流通和整合,被认为是网络文艺的重要特点和经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常江认为,IP化是全球化和融媒体时代讲好中国故事、塑造优质国家形象、提升国家软实力的必由之路,原生的网络文艺要转化为优质IP和有效的中国故事,必须要经过概念提炼、形象创意和叙事安排几个重要环节。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秘书长庄庸认为,网络文学本质上是传统通俗小说在网络时代的重新演绎和发展,它的渊源深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因此需要追根溯源、条分缕析全产业链、全价值链中各种文艺形态与业态生态‘接续中华千年文脉的源流’”。
  网络文艺期待理想的资本
  “IP问题仅仅是一个文学问题吗?仅仅是一个语言问题、人物问题、快感问题吗?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它牵扯的面非常广大。”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学院教授夏烈说。
  近些年来,腾讯、阿里、百度等纷纷祭出“泛娱乐”“大文娱”“全娱乐产业链”等概念并动作频繁,从网络小说到实体出版、网络电影、网络游戏、网络综艺等,IP战略愈发向纵深发展,备受业界瞩目。浙江大学城市学院中文系主任王艳认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催生了泛娱乐模式,也构成了资本实现价值最大化的重要手段。
  “如果说网络文学正在构建一种中国形象,那么除了在内容上的价值形象之外,由于资本要素在其中处于关键性的位置,因此也要反映出整个生产流程的良好形象。”暨南大学文学院文艺理论教研室主任郑焕钊举例说,近些年来的网络综艺发展,可以说经历了内容创意从“清奇”个性到“猎奇”误区、文化尺度从“网感”基因到“污力”过度、明星消费从娱乐新闻到平等自黑的阶段,反映出互联网时代的文化逻辑与资本逻辑的纠结。
  记者了解到,自2014年爱奇艺《奇葩说》热播引发广泛的话题性以来,网络综艺节目持续火爆,单2016年腾讯、优酷、爱奇艺、芒果和乐视五大视频网站自制的网络综艺节目数量就超过59档。由于制作成本飙升,一些网络综艺节目出现了数据造假、内容抄袭、尺度过大等问题,也引发了人们的批评以及相关部门的整改。
  中国传媒大学导演系主任司若认为,要通过优化商业模式来鼓励优质内容,通过数据脱水和内容净化来规范市场秩序,从而使网络文艺走上精品化的路线。
  “IP不是简单地为产业、为资本出谋划策;同时,作为网络文艺中最重要的IP源网络文学,也不是纯粹的文学,而是多种力量交汇融合、共同推动的结果。”夏烈在“IP培育与中国故事”分论坛上认为,IP既是产业和资本的产物,也被误读和过度消费。
  为此,与会专家还提出了一个愿景:是否存在一种路径或理想的资本,让文艺生产跳出资本推动IP的单向度简单模式而是有更多良性的互动?河北省保定市文联创作室主任于忠辉认为,构建良好的、充满活力的网络文艺生态,取决于自发性、民间性与体制、规范之间的柔性互动,二者之间应该要有较大的弹性空间,不野蛮也不压抑。
  谁都可以没有逻辑,但评论不能不讲逻辑
  备受瞩目的是,与会专家对网络文艺的评价体系表现得十分热心。就在论坛举办前不久,有关部门对各类自媒体进行了大力整顿。其中,以尖刻著称的微信公众号“毒舌电影”被封号等事件,则被认为是对自媒体发展带来的文艺评论“乱象”的有效规范。
  记者注意到,多位青年学者都提到了文艺评论“网红化”的可能性,比如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周静就认为,“网红”通过自媒体引导分众传播,搅动的是人格化的意见市场。网络时代的文艺评论要走下学术“神坛”,移至日常生活,“不害怕说出你的小目标”。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唐宏峰认为,公众号文章在悄悄改变中国影评的面貌,影评人从过去的单纯的内容提供者,转变为一个复合的媒介运营者,身份的转变也带来了一种新的公众号文风。她说:“技术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互联网,也改变了影评的生态,比如许多公众号文章大量运用了表情包、截图、动图等各种视觉语言。”
  自媒体人、影视独舌创办人李星文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觉得,影评还是原来那个影评,还是以文字为主、通过分析影片的美学特点、思想内涵,通过寻找逻辑点来构筑观点。“大量视觉元素的运用,我更愿意看作是带有一定影评色彩、点评色彩的电影衍生物,更多是一种交流、互动、娱乐、释放情绪的作用。尤其是碎片化这一说,我觉得,谁都可以没有逻辑、谁都可以碎片化,但是评论不应该不讲逻辑和碎片化。”李星文说。
(来源:中国艺术报 郑荣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