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万件珍宝落户粤港澳大湾区
 
2019-11-17
 

编者按:

粤港澳大湾区向海而兴、人文荟萃,开放包容的文化氛围和利好政策,吸引了众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收藏爱好者。他们带着珍贵的藏品而来,在大湾区开办了一座座各具特色的非国有博物馆;他们用心守护这些散落民间的珍宝,推动不同文化的碰撞、交融,为中华文化的传承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即日起,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推出“湾区护宝人”全媒体报道,深入大湾区4家特色鲜明、藏品丰富的非国有博物馆,独家对话博物馆馆长,分享他们征集藏品、保护文物的精彩故事与心得,献策人文湾区建设。敬请垂注。

国庆长假,深圳望野博物馆门庭若市,前来“打卡”的不仅有游客,还有各地慕名而来的业内行家和文博爱好者。一件名为“日本国朝臣备书李训墓志”的展品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去年,这件文物引发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它承载的学术发现,为中日关系史、文化史、书法史和遣唐使研究提供了珍贵的新史料。

“望野”是该馆馆长阎焰的笔名,也是他的曾用名。正如其名字中广阔高远的立意,望野博物馆如今收藏了近万件藏品,是目前深圳文物收藏机构中,收存国家一级文物最多的单位之一。

沉迷文物收藏近40年,阎焰的足迹踏遍了世界各地,最终他选择带着这些“宝贝”落户粤港澳大湾区,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建起了望野博物馆。

见证中国收藏业40年变迁

个人收藏品从被视为百姓手中的“闲散物资”,到被视为一种文化素养的象征,中国文物收藏行业40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阎焰说,变化的背后是社会在进步。

步入望野博物馆的馆长办公室,宛如走进了图书馆——近10米长的书柜密密麻麻塞满了各类文献,沙发、茶几、地板上,高低错落地堆成了一座座“书山”……这些都是阎焰做文物研究需要的材料。

眼前的阎焰平头短发,清瘦干练,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书卷气。祖籍洛阳的他生于书香世家,祖父从事文字工作,父亲是中国国画大家、著名艺术评论家阎正。家中浓厚的文化氛围,让阎焰自幼就喜欢收藏。

最初,是因为“东西好看”。阎焰说,当年,他看上了学校门口杂货店里一个同治款的粉彩花瓶,便缠着店主老奶奶把花瓶卖给他。后来,他家的猫把花瓶打碎了,满心难过的阎焰便开始琢磨陶瓷修复,挨个试打听来的“偏方”,比如他发现蒜汁黏不牢陶瓷,但可以黏玻璃。

这次看似稚嫩的购藏经历,开启了阎焰收藏和修复的大门。为了探寻这些“宝贝”和它们背后的奥秘,阎焰曾跑到工地捡拾遗弃的碎瓷片,向废旧物资回收站的“江湖师傅”求学甄别经验……从山西到河北,再到河南,沟沟坎坎里都留下了他“寻宝”的足迹,也让他有了初期的藏品积累。

近40年的收藏之路中,阎焰经历了我国收藏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阎焰认为,1995年之前,所谓藏品仅被视为老百姓手中所谓的闲散物资;1995年以后,中国有了大型拍卖会,才开始进入商业化收藏阶段;如今,收藏已被视为个人文化素养的一种象征。

政府百余字回信给了他信心

2000年,阎焰带着来互联网文物收藏鉴定的试水之作——“汉龙网”来到深圳创业。那时的他没有想到,广东会成为他从事收藏和研究的“福地”。

1997年,阎焰在北方创办了“汉龙网”,试水文物收藏鉴定的互联网化,开辟了互联网领域最早的文物收藏品鉴定业务——“在线鉴定”,并于2000年获得了文化部的大奖。同年,他来到深圳创业。

因业务量太大,阎焰要每天连轴撰写超过1万字的文物鉴定文稿。基于对文物研究的深入和手中藏品的大量积累,阎焰渐渐萌生了创办民办博物馆的念头。

2009年,他向深圳市政府申报创办民办博物馆的方案并获得审批通过。然而几年过去了,阎焰一直没有寻找到合适的开馆场地,直到一封邮件的出现。

2012年,阎焰给当时的深圳龙华新区政府有关负责人发去了一封关于博物馆建设想法的邮件。当晚,他就收到了一封百余字的回信。“当尽全力提供条件,实了足下之心愿,为市民留下先生。”寥寥数语,让阎焰感受到了深圳对文化的尊重。

“这封信让我下定决心,把望野博物馆选址在龙华。把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无价之珍留下,以谢深圳知遇。”阎焰说。同年10月,占地2120平方米的望野博物馆开馆,馆址则位于深圳市龙华区龙华文化中心三楼,与龙华图书馆相邻。

8年来,博物馆累计接待社会观众30余万人次,专程前来交流研究的海内外专家学者过千人。据统计,深圳望野博物馆馆藏各类藏品近万件,加上标本资料共4万余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55件。

“政府与文化对接以后产生的社会效能,表面看没有商业收益,但是给整个区域的市民尤其是孩子提供了学习历史文化的重要场地。”在阎焰看来,建立博物馆的价值不在今天、明天,而是在未来。

让藏品取之社会归之社会

阎焰说自己只是“时空的信使”,他希望收藏可以取之社会、归之社会。他梦想,在博物馆里一天可以走遍世界,分分钟可以走入历史。

在望野博物馆最新的“踏波东来——遣唐使的回忆”特展中,展出了一块不寻常的唐代墓志。这块被布陈在独立展柜中的黑色石头保存完好,上面的刻铭字口清晰,尤其是墓志结尾“日本国朝臣备书”的字样俊挺。正是这几个字,佐证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大唐故事。

2013年冬天,阎焰听闻,有位坊间书法收藏家家生变故,要卖出一批书法拓片和志石,后因缘际会,唯独留下了这块30公分宽的唐代墓志原石。30多公分的唐志在圈内是公认的“垃圾志”。但当获知墓志落款是“日本国朝臣备”时,阎焰心中有个名字一闪而过——中日交流史上极为有名的吉备真备。他马上复信问可否获得图像或者拓本资料。

公元716年,21岁的吉备真备被选作留学生,跟随第9次遣唐使来到唐朝首都长安,直到18年后才携带大量书籍回国。史料记载,吉备真备对传播中国文化起到重要作用——大到促进了日本的历法改革;小到帮助围棋在日本传播。

“吉备真备是史传里的人物,即便日本都没有真实可靠的实体文物留存。”阎焰怀着满心的紧张和期待,与朋友反复沟通,最终以有偿捐赠的形式将这件藏品收入望野博物馆。

研究工作随后细致地开展。阎焰率团队研读判究了6年,35公分、19行、328个字,他无数次抚摸过每一寸原石,清楚每一处痕迹残留的质感。

去年底,这一确证消息和详细的史料佐证一经公布,便引得多名学界教授和国内外媒体慕名而来。这块墓志的发现为中日关系史、文化史、书法史和遣唐使研究提供了珍贵的新史料。

在阎焰心中,博物馆对这些珍贵文物最好的守护不仅是简单地修复和收存,而是要把收存文物进行学术化传播,让文物背后更多的文化信息得以发现和传承。基于此,近年来望野博物馆的常设展、临展都循着最新的研究发现展开。这些由该馆团队自主策展的展览多次借展至杭州、温州、西安、太原等南北方文化重镇,让藏于岭南的珍宝走出广东,为不同文化的交流和对话搭建平台。

阎焰说,自己只是“时空的信使”,而流转的文物则是那封“信”。他期待,望野博物馆的未来能如其名,在人文湾区建设的机遇中,放眼四海,阔步向前。

南方日报记者 黄堃媛 毕嘉琪

策划统筹:毕嘉琪 李培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